丝印机当前位置:主页 > 丝印机 >

集体涨价又撤回,快递企业有点慌_信息

发布时间:2020-05-18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木木

导语:近日,通达系快递公司经历了一场集体涨价又尴尬撤回的乌龙事件。 近日,通达系快递公司经历了一场集体涨价又尴尬撤回的乌龙事件。5月初,申通、圆通、百世、韵达、中通等快递公司先后宣布,将调整高速免费期间实行的快递服务价格优惠幅度,原因是自2020年5月6日起,全国高速公路恢复收费。言外之意就是,快递公司要集体涨价。几家快递公司的调价公告或许是几家企业前后脚宣布涨价“串通”痕迹太明显,也或许是因高速公路恢复收费的理由太牵强,再加上丰巢快递柜限时收费风波闹得沸沸扬扬,用户反弹情绪激烈。网友纷纷表示理由站不住脚,抱怨“高速免费的时候也没见优惠”,甚至连“涉嫌垄断”都提了出来。几家企业眼见形势不妙,匆忙改口。5月11日,申通、百世、韵达撤除了相关公告,圆通、中通更新公告,调价原因中没有了“高速公路恢复收费”的相关表述。这一次蹩脚的集体涨价事件以失败告终。值得细究的是,快递企业为何非要顶着压力涨价,是业绩压力还是运营矛盾?快递的市场定价权掌握在谁手里?长久来看,快递价格到底会不会上涨?快递不敢涨价疫情渐好,交通运输部近日发布公告,宣布自2020年5月6日起恢复公路收费。随后,申通、圆通、百世、韵达、中通等快递公司纷纷发布公告称,将适当调整快递服务价格优惠幅度。引人猜想的是,不仅几家企业发布公告时间同步,各家也很有默契地称,原因是全国高速公路恢复收费,快递行业运输成本上涨。这给了网友一个名正言顺怼回去的好理由:“高速公路免费的时候快递收费也没降过啊”、“油价也降了,也没见少钱”……眼见舆论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,各快递企业纷纷悬崖勒马,撤销或调整了公告。中通、圆通更新公告,删除“高速公路恢复收费”字眼,保留“优惠政策进行适当调整”,韵达、申通、百世则直接撤销了公告。对此,汉森供应链董事长、知名电商物流专家黄刚分析:“马上就到618了,快递行业从淡季到了旺季,通常淡季各家会打价格战,到618、双11就会提价,因为他们在应对流量剧增投入的临时工、运营技术等都会形成成本。而且桐庐帮本来就是一条心,再加上阿里入股带来的纽带关系,默契度很高,才会出现所谓的集体涨价。”原中国邮政EMS业务负责人、快递物流行业资深顾问王大力提到,2019年在部分局部地区如义乌等过度压价竞争,导致各家快递微利甚至负利。今年一季度的疫情又致使各家公司收入锐减,所以才会借“高速收费”为理由集体涨价。在他看来,快递涨价,特别是局部竞争恶化地区适当涨价是符合行业规律的,只不过这次涨价有点不合时宜。“一是涨价时机不适宜,企业不应该在疫情刚刚宣布阶段性成果,国家积极倡导恢复消费的时候涨价;二是涨价理由太牵强,‘高速恢复收费导致成本增加’这个理由选择的很不明智;三是几家公司同时发声,即使真的是各家根据自身情况做出的决定,但时间如此密集就难免产生‘串通’之嫌。”王大力解释。总归,这次时机、理由、节奏都不明智的涨价事件就此黯然结束。追究背后的原因,受疫情影响,各快递公司2020年一季度的业绩大幅下滑带来的财务压力才是更紧迫的事。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0年一季度,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收入累计完成1534亿元,同比下降0.6%。再翻看各快递企业的财报,申通一季度营收35.73亿元,同比下降20.72%,净利润5836万元,同比下降85.6%;圆通一季度营收55.34亿元,同比下降14.12%,净利润2.71亿元,同比下降25.74%;韵达一季度营业收入56.2亿元,同比下降15.9%,净利润3.3亿元,同比下降41.1%。制图 / 燃财经也就是说,高速恢复收费是表面上的理由,快递企业迫于成本上涨和财务压力试图涨价更可信。快递行业常讲的一句话是:“谁先涨价谁先死”。这也导致了,即使行业利润很薄,已经形成的市场格局和客户需求导致快递企业谁都不敢提价。此次通达系调价又改口的“罗生门”也证明了这一点。行业深陷价格战泥潭不仅涨不了价,多年来,快递行业过度竞争,各家深陷价格战的泥潭。最近的一次价格战是顺丰挑起的,通达系被迫应战。2月17日,顺丰快运取消10元/票的资源调节费,随后在2月18日,中通快运对全网中转费(转运费+操作费)按原价7折收取。此外,物流企业壹米宣布省内中转费7折、省际6折,安能物流全国中转费按照分拨基准7折优惠。有资本的地方,就有厮杀。义乌是全国快递价格的风向标。“8毛起,发全国,欢迎联系”,这是2020年3月义务快递“黄牛群”对某快递价格的爆料,并且有两家快递迅速跟进打出了9毛起的底价。而此前,价格战打得最惨烈的时候,义乌的最低单价还是1.2元。“这已经不是价格战,是价格屠杀”,快递行业从业者表示,因为再怎么精打细算,这都是跌破成本的价格。由此也有来自快递网点的传言,“义乌过来的快件,派一票亏一票”,不少网点抱怨在给义乌网点免费甚至赔钱打工。近年来,因为义乌小商品的巨大规模,引得几家快递公司一再突破底线流血争夺市场,甚至有不少电商企业盯上了快递优势专门在义乌建仓。数据显示,快递行业3月份单价跌幅逼近3年极值。据韵达、圆通、申通最新公布的月度经营数据显示,3月份,这三家A股快递公司均出现了“增量不增收”的情况。三家快递企业单票收入跌幅较大,分别下跌23.33%、22.27%、11.65%。而顺丰此次疫情期间表现亮眼,一季度顺丰营收335.4亿元,同比增加39.59%。顺丰的快递市场份额为13.7%,超过圆通、申通在疫情期间的水平。再往前推,上一轮价格战发生在通达系内部,由中通发起,通达系其它企业被迫应战。2019年3月,春节一过,中通在全国发起抢市行动。几个主要对手迅速跟进,到5月份,部分快递甚至开始“不计成本”,赔钱也要打,快递单价“破4”。6月,申通全网启动“航海计划”,集中火力参与市场份额之争。到了7、8月份,快递均价到了3.81元。2019年,中通全年快件业务量121.2亿件,相比前一年增长42.2%,市场占有率达到19.1%,地位逼近行业第一的顺丰。但有人在社交平台上反馈,“你们为了打价格战,通过各种手段一再降低网点派费想方设法去压榨一线员工的辛苦钱,现在派费太低了,到加盟商手里一个件才9毛多钱,加上卸车费、电话费, 放快递柜一个快递3-4毛,一个快递员平均送200件货,每天拼死拼活挣不到100块钱。”而快递企业原本毛利率就不算高。截止到2019年三季报,销售毛利率顺丰为19.31%,韵达为14.37%,申通为11.99%。“可以说,除邮政EMS、顺丰和京东外,在品牌、时限、价格和质量没有明显差异化的快递公司,要抢占市场和客户,以降价为标志的打价格战似乎是唯一选择。”王大力提到。由此带来的问题就是,快递企业总部与末端网点、一线快递员之间的矛盾激化。黄刚就提到,目前行业内这个价格能够运营起来,证明有他的合理性,不过企业总部和末端是两回事,上市公司在资本上也是比较“血腥”的,它要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,末端可能有一些不健康状态。4月,就有两起网点矛盾报道。事情起源于潢川县圆通、申通、中通、百世、韵达五家快递县级网点共同决定对各乡镇派费进行调整,统一变为0.6元每票,自5月1日起执行。此举引发了潢川县16个乡镇快递加盟商联合抵制,他们一致决定,于2020年4月17日暂停所有乡镇的派件寄件业务。4月19日,江西省上饶市万年县的中通、圆通、申通、百世以及韵达快递的所有乡镇网点,联合发布了自4月20日起停运拉货的通知:“接县级网点通知,自5月1日起每票派费调整0.6元一票,交保证金2-4万元不等,导致我们乡镇无法运营。”据悉,去年以来的快递网点末端拿到的派费从1.2元一步步降低到1元、0.9元,这本就让很多网点经营困难,快递员“增量不增收”,而上述降到0.6元的举动几乎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义乌的快递单价跌到0.8元发全国,部分网点派费降到0.6元,这可以说是快递行业击穿底线的历史新低。在这样“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”的价格战里,企业营收下降,网点和快递员生存艰难,行业内几乎没有赢家。未来,涨价是必然快递行业的发展一直伴随着价格战。王大力举例,行业内第一轮大的价格战一是来源于顺丰,顺丰最早就是靠在香港和广东之间帮人送包裹、商务信函合同等快件起家,因其单据业务明显便宜于竞争对手,才有了立足之地;二是来源于申通,开办初期其在浙江和上海之间的单据业务,时限和价格均明显优于EMS。第二轮大的价格战从电商快递发展算起。在行业内,圆通首个响应了淘宝的降价要求,此后各家迅速跟进,从此电商与快递并行迅速发展,快递价格进入个位数时代。第三轮大的价格战是各家快递公司上市以后,二级市场对公司业绩和市场份额都给出了持续增长的压力,同时各家快递公司在股票市场拿到了真金白银,也有了补贴一部分成本,加快抢占客户从而扩大市场份额的底气。事实上,对于任何一个企业来说,在利润得不到保证的前提下,服务和质量确实也无从谈起。行业迫切需要升级和整合,投入技术,提高服务,也让企业自身进入良性发展的轨道。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分析,目前整个快递行业处于转型期,谁能在智能化的设备设施上优先布局,就能在下一轮竞争里取得优势;同时,行业也到了服务升级的调整期,长期以来快递行业高度同质化,企业寻求在服务体验上升级加强,面临成本问题;此外,行业处在底层生态的调整期,以加盟制为主的快递企业,加盟网点和一线快递员生存空间受到挤压。这中间,每一项都需要成本,也就是说需要给快递费提价。而如今每家企业都在打价格战,有限的10多家企业虎视眈眈,谁都没有办法去腾出手获利、再投资。“这种情况下涨价是客观趋势,但是每个企业又不敢轻易涨。”杨达卿说。很多人对于菜鸟联盟整合统一快递江湖抱有期待。但是目前来看,成立菜鸟联盟,阿里入股通达系,相当于是皇帝和大臣的“联姻”,只是让他们有了更深的纽带关系,成为深度利益共同体。但在王大力看来,这几家主要快递公司都是独立的上市公司,而且其同质同价的业务本质上还是竞争对手,完全统一的决策和行动很难真正实施,况且,即使菜鸟网络“一统江湖”,统的也仅是通达系,或者部分电商快递的江湖,还谈不上是整个快递行业的江湖。总体来看,此次快递统一涨价事件显示出行业不堪价格战重负的试探性反抗,只是时机和方式不成熟。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快递行业迫切需要整合,市场分散竞争的同时,也造成资源损耗。但就目前的市场情形,短期内各企业还会处于胶着状态,直到部分企业倒闭、被并购,快递行业逐步走向稳定期。未来,快递涨价是必然趋势,多方博弈后通过价格升级和分化才能让服务走向高品质。


上一篇:上市近十年 乐视网“落幕”_信息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

版权所有:临清市新锋丝网印刷机械厂 Copyright(c)2011-2013

鲁ICP备09056249号-2